让孩子记住一个快乐世博

  虽然寒假已经到来,但我的朋友薛小宝并没有特别开心。他的语文成绩一直很好,但这次期末考试,却只拿了89分,其中30分的作文,只得了23分。望子成龙的父母勒令他利用寒假恶补作文,小薛只得拎着语文卷子来找我捉刀。这是一篇看作文,大意是一只小鸭子在公园里走啊走啊,忽然掉进一个大坑里,其他的动物往坑里灌水,小鸭子就浮上来了。小薛作文里有一句“小猴子看到了,幸灾乐祸地说‘真好玩真好玩’”,被老师用红笔重重地打了个叉:意识形态不对!直接就给减了5分。事实上,中的小猴子倒吊在树枝上,一脸笑嘻嘻,小薛的“幸灾乐祸”用得可谓恰到好处。但为了让老师满意,小薛只得在我的授意下重新写:小猴子看到小鸭子掉进坑里,急得不得了……看着这个皱着眉头改作文的十岁小男孩,作为一个奉行真实至上的新闻,我感觉很不是滋味。

  如果让小薛来写一篇“上海儿童迎世博”的作文,我猜基本上也是过不了老师那一关的。我能告诉小薛“你的老师脑袋被驴踢了,我觉得你写得挺生动,你没准能成为第二个韩寒”吗?我不能。一个十岁的孩子毕竟不是英雄,我不能教唆他跟老师对抗,而且小薛的父母也会找我麻烦,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喜欢韩寒。我能告诉小薛

  “大人们就是这样无聊的,你装个样子哄哄他们就算了”吗?我倒是能,但我不想这么干。我喜欢的是这样一个“好玩”的、以在开心网上偷我菜为乐的小孩,而不是一个老气横秋的小大人呀。

  这就是狡猾的大人:我们一直口口声声说

  “以人为本”,到了孩子面前,就偷梁换柱成了“以大人为本”。那些化着浓妆、唱着“我的爱如潮水”的孩子,或者穿比基尼、在舞台上耸肩扭胯的孩子,还有煞有介事、高呼口号的孩子,确实会有大人说

  “好玩”,但我宁可选择要这个傻乎乎、为语文考89分发愁的小男孩。

  看到昨天晚报同事的两会报道,其中特别把俞正声书记的那一句“孩子就不要服务世博了”放在头版,心里特别感动。在看过太多礼仪小姐身后站着的礼仪儿童之后,我们终于听到了对孩子的另一种定位。在将来的世博会期间,如果让一个十岁的小男孩来谈他的世博感想,我个人认为最大的赞美就是“真好玩、真好玩”。就像俞书记说的,“孩子就应该让他们去玩”。如果他还只是个孩子,那就请允许他,鼓励他,活得像个孩子吧。